贵阳盲人足球队讲述运动会绿茵场上的逐音追梦
内蒙古新闻网   2019-07-11 09:27   来源:未知

  摘要:今年6月份,贵阳市第十一届残疾人运动会开幕,余进波率队在观山湖区和其他球队进行一场友谊赛。 贵阳盲人足球队初次登场,惊艳众人。

  贵州省第六届残疾人运动会盲人足球赛场,侯宇耳朵微微一动,他下意识地往前一步,突地转身,一脚凌空抽射——破门。

  观众拍手跺脚,热情高涨,眉梢挂着喜怒;场上除门将外的队员均戴眼罩,冲锋陷阵由一名引导员在球门后以言语助之,短球、高球、抽射……凭着听声辨位,盲人球员间完成出色的配合,踢得精彩、战得漂亮。

  汗水,眼泪,荣耀,欢呼……绿茵场上,三日拼搏,尽显男儿血性。当哨声吹响,“出道”仅半年的贵阳一队、贵阳二队一举夺下冠军、季军。

  2018年12月9日是“世界足球日”,记者采访这支冠军球队。主教练余进波言道:“盲无所见,心有光便无惧暗。能赢,无任何捷径可走,皆为汗水中苦练出来。”

  只见那球在男子脚下犹如一尾灵活的鱼,来回摆动于双足之间,突地被高踢一脚,刹那如鱼跃龙门,迅疾落地,发出“砰”一声响。

  王志华是贵州特殊教育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盲人足球队前锋,适才,不过是球队的一次课后集训,他每天留队训练至少4小时,风雨无阻。

  这位自小眼睛坏了的男子,靠听觉弥补视力缺憾,总是匆匆一人,气性高,行路也不借任何器具,平淡疏朗的五官,总拧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主教练余进波张贴“英雄帖”招募球员时,他是为数不多的揭榜人之一。

  盲人足球起源于西班牙,比赛规则类似于五人制足球,每方上场5人,比赛时间为上下半场各25分钟,中场休息10分钟,进入淘汰赛后,如果打平则加时10分钟;再打平则罚点球决定胜负,但守门员不得参与罚球。2004年,雅典残奥会首次设立五人制盲人足球赛项目,对于五人制(盲人)足球比赛是一个里程碑;2008年盲人足球继续在北京残奥会上列为正式项目,成为了盲人足球最高水平的世界级比赛。

  至此,盲人足球发展如星火燎原,席卷全球。中国盲人男子足球队历经十余年发展,获得2010年广州亚残会冠军、2012年伦敦残奥会第五名、2016年里约残奥会第四名、2018盲人足球世界杯季军,系一支世界闻名的强队。

  盲人足球比赛,与健全人的11人制比赛没有多少可比性,但中国盲人国脚在场上所表现出来的精湛球技和顽强的风范,仍然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他以饱满的热情投入课堂宣扬运动精神,“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拒绝足球带来的”这是个极懂心理战术的年轻教练,深知学生们内心深处的跃跃欲试,充满着对生命探索,却因目盲而踌躇不前。

  最终,对足球的渴望战胜了对黑暗的恐惧,演讲过后,有10余名学生积极报名:“教练,我想踢足球。”

  他最初有些焦虑,“怎么教他们踢球?”纷杂繁复,万千头绪一拥而上,头脑昏昏沉沉,斜靠窗边,听街景喧嚣与林间鸟鸣,一缕清风吹过,静心了然。“想了解球员的最真实感受,就把自己当成盲人。”他戴上眼罩,用双手代替眼睛和腿,触摸足球,触碰黑暗世界,内心逐渐平和,知道该怎么做。

  “一支球队中有前锋和后卫,队员因应各自的位置分工合作。”余进波把课堂搬上绿茵场,站在队员身边进行示范,“前锋是球队进攻的第一线,主要任务是进攻对方争取得分,后卫可以助攻,以防守为主,记住,守门员是健全人,看得见球,越位规则不存在,任意球分两个点……”

  他强调“对双目失明的人来说,勇气和胆量更重要,因为你们所迈出的每一步,都要克服内心的恐惧,但不要害怕,即使前方不可探知,还有耳朵可以依靠,盲人足球内含铃铛,比赛时教练也能发声指挥。”

  “太混乱了,和小朋友踢球一样。”余进波至今印象深刻,“两支球队中大半球员横冲直撞围着球跑,只顾着开大脚,我来不及出声,他们又跑开了,场面乱成一锅粥。”球场初试,狼狈收场,但余进波却说“是件好事儿”。

  “一场比赛把这帮人身上那股对足球的热爱全部激发出来,他们吼叫、欢呼,连场外的人也能感受到。”他修订战术,亲身示范,反复指导。与此同时,为提升战斗力,加强了训练日常,每天放学后练习两个小时。

  “要想干得出色,就得吃苦。”足球名将米歇尔·普拉蒂尼的励志名言,放在这帮初学者身上再贴切不过。

  普通人几天学会的技巧,他们需要多次训练,单一的重复动作,咬紧牙关的3公里长跑,练就扎实基本功;两方交战,头时常撞到一起,出血了,手一抹,转身继续踢;一次次射门,一次次射中门框,一次次从头再来的坚持,书写着“永不言弃”精神。

  “我认为这是一种逃避,现在逃避练球,将来逃避社会。”王志华已经是球队前锋,他给自己立下的规定动作是每天“加练”一至二个小时,精疲力竭是常态,却拥有充实的满足感。

  “我练的不是球,是心性。”男子笑道:“今后出社会,我们就业岗位选择面非常狭窄,靠别人是靠不了的,饭得自己吃,路得自己走,我希望踢足球能把人磨砺得更坚强。”况且,在他心中,这算是就职前的最后一次“任性”。

  余进波表示:“如果说,队员一开始是因为好奇和友谊入队,那几个月训练下来,已经从心底爱上这项运动,他们变黑变瘦,身体素质提高了,笑容和自信心明显增强,这帮小伙子用实力重新定义自己——能行。”

  球员们球感非凡,控球和传球时机把控能力很强,尤其是过人的速度和精湛的脚上技术使得他们能够瞬间摆脱敌方防守球员,然后起脚射门。

  这支“出道”半年球队,流着汗、咬紧牙,在伤病困扰下,在“强敌”环伺中,迎接一轮接一轮的挑战。

  队员王世海在抢球时和对方球员撞在一起,当场倒地;17岁小将侯宇被球砸在脸上,眉弓流血……三日拼搏,尽显男儿血性,每个人身上都留下累累伤痕,他们不在乎,发起一波又一波潮水般的攻势,在对方防线内,来回穿梭,不放过任何射门的机会。

  “难,太难了,好几次都感觉跑得快死掉,只想躺下来休息,哪怕只休息2分钟。”赛后,一名队员接受采访时表示,“那一刻,我不能松懈,哪怕是输,也要拼尽全力,不给人生留下遗憾。”

  当终场哨声吹响,贵州特殊教育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组建的贵阳一队夺下冠军,贵阳二队也取得骄人成绩,把季军收入囊中。

  王世海则激动得说不出话,“我从来没想象过有朝一日能站在冠军领奖台,感觉特别光荣。”这位22岁的青年收获人生中第一项大奖,兴奋得手舞足蹈,他噙着泪光庄严地完成领奖仪式。

  如今,当记者采访时,距离那场冠军争夺赛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一些老队员走向实习岗位,即将开启新的人生,但在接受采访时,他们表示:“现在每逢周末休息,几个老队员仍然会相约球场,享受恣意奔跑和射门的快感,风吹过面颊,汗水透湿肩背。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只去感受脚下的足球。”

  足球,改变了他们对人生的态度,“那么苦、那么累都坚持下来,将来还有什么事办不到?至于今后,我还可以很自豪地给孩子们说:爸,曾经是个足球运动员。”球员乐观的笑声中,那股积极向上的情绪让记者感佩不已。

  没有人知道,在球场内,他们要经历多少次头破血流的碰撞,才能完全在黑暗世界中完成一次次默契十足的配合。从不敢跑到放开跑,他们需要跨越的除了生理上的极限,更是心理上的挑战。面对不幸,他们依旧坚持梦想,在黑暗的世界里,用努力和拼搏,奏出了一曲生活的赞歌。

  据贵州省残联宣文部体育主管姚红琼介绍,盲人足球是一项正在我国推广的新型团队协作型运动项目,国家队成绩比较好,如今,多地也在推动盲人足球发展,2019年将在天津举行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就包含盲人足球。

  在贵州,残疾人主要运动项目是游泳、羽毛球和射击,而盲人足球因为场地、资源、缺乏宣传等原因,暂时还没有得到基层重视,存在招人难、组队难等现实问题,“这导致了现有的队伍缺乏磨砺的机会,省内盲人足球队技术实力和省外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姚红琼表示,有短板就应要迎头追上。为了加强盲人足球在贵州的发展,深化盲人足球的推广力度,“从明年起,我省将在基层积极开展有关运动,推动普及教学训练体系、竞赛体系、荣誉体系等建设,以群众体育为抓手,让盲人足球深入寻常百姓家。当发展到一定程度,再挑选有潜力的运动员,开展竞技体育。”

  “这需要一个过程,”姚红琼坦言,“而这过程,也是体育精神的展现。” 我省将积极推广盲人足球运动(文/记者刘丹图/记者潘先万彭妲齐青杨)


[责任编辑: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