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岩松新作丨“北国冰花”哈尔滨新机场设计
内蒙古新闻网   2019-07-11 22:01   来源:未知

  中国北方平原辽阔起伏,就像一朵轻轻落在地上的雪花,它创造了一种建筑诗歌,融入其现场,同时表达作为未来航空旅行的超现实星际空间。

  作为黑龙江省会的哈尔滨,占据着辐射欧美的,东北亚核心腹地的重要战略位置,哈尔滨T3航站楼位于,现有的T1、T2航站楼西南侧,整体规划占地约3300公顷,建筑面积约92万平方米,包括航站楼、地面交通枢纽,及酒店、停车场等一系列机场附属设施。

  MAD的设计避免出现,传统航站楼的尺度过大,用者不便利的缺点,创造了贴近尺度,“有温度”的宜人氛围

  同时实现绿色节能的目标,拥有89个近机位的T3,呈雪花形五指廊状,同时也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拥堵并提高了机场停机坪的整体效率。

  航站楼内的多个花园,既是室内景观也是极具亲切感的公共空间,更是指引乘客去往不同空间的路标,花园顶部的玻璃天窗将室外的自然光纳入室内,使旅客在室内也能感受自然的律动,同时也有效减少人工照明的使用。

  地面交通中心(GTC),汇聚了高铁、城市地铁、机场巴士等城市交通,人们可从市区直达同一轴线的航站楼和酒店,为人们绿色出行提供前提条件。

  T3航站楼建成后,将显著提高哈尔滨机场的客货运承载能力,在2030年T3将实现年旅客吞吐量4300万人次,年客机起降架次约32万次,让哈尔滨机场成为名副其实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际枢纽机场。

  马岩松:1975年出生于北京,1999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后赴美到耶鲁大学留学。2002年马岩松于美国创立了MAD建筑事务所。2004年回国成立北京MAD建筑事务所。在事务所成立的15年中,马岩松以北京2050、胡同泡泡32号、鄂尔多斯博物馆、哈尔滨大剧院、北京朝阳公园广场、三亚凤凰岛等多个充满创意的项目得到业界瞩目。

  2006年,马岩松获得纽约建筑联盟青年建筑师奖;2008年获得《ICON》杂志推选的全世界20位最具影响力的青年设计师之一;2009年获得《Fast Company》杂志评选的“全球商界最具创造力10人”之一,世界经济论坛推选的“2014世界青年领袖”;2010年成为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国际名誉会员。2018年,因其在中国建筑行业的卓越贡献,获得“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人物建筑篇”提名。

  连续的水平阳台环绕整栋建筑,传统高层建筑中用来强调高度的垂直线条被取消,整个建筑在不同高度进行着不同角度的旋转,来对应不同高度的景观感受,唤醒大城市里人们对自然的憧憬。

  建筑内部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明亮而开放的洞穴,天光充满了空间,带领人们通往不同的功能设施。建筑的首层地面及屋顶是巨大的公共空间,回归给城市及市民共享。人们可在此运动、休憩,与周边的自然环境进行对话。

  2016年,蒙帕纳斯大厦宣布举办国际竞赛,MAD的改造方案根据光学凹镜原理,将建筑立面的每一片玻璃设定到特定角度,使得整个大楼成为一个城市尺度的凹面镜。巴黎城市的街区,道路以至于周边建筑的屋顶被反射,并倒挂在空中。

  以中国山水艺术为灵感,在城市中心再现“峰、涧、溪、石、谷、林”等自然形态和空间。双塔外立面纵向突出的脊线内部,设置了通向每个楼层的通风过滤系统,可将自然风引入每一层空间。

  以环绕周围的湿地自然风光与北国冰封的特征为灵感。大剧院顶部的玻璃天窗纳入室外的自然光,室内主要以当地常见木材水曲柳手工打造,呈现柔和温暖的氛围和多变的有机形态。建筑顶部的露天剧场和观景平台向市民开放,强调大众的互动与参与。

  植入到北京四合院的胡同泡泡,在适应多种生活需求的基础上,通过改变局部的情况而达到整体社区的复苏。“32号泡泡”是一个加建的卫生间和通向屋顶平台的楼梯,光滑的金属曲面折射着院子里古老的建筑以及树木和天空,让历史、自然以及未来并存于一个世界里。

  这座像家一样的幼儿园,由一栋105平方米的小住宅改造而成,坐落在一片稻田旁,建筑将老房子的木结构包裹在内,既延续了老房子的历史,又营造了既围合又通透的教学空间,还获得了丰富的光影变化。

  与周围棱角分明,象征全归的摩天大楼不同,东34街公寓以柔美自然的曲线,营造了一种别样的风景,又以逐渐变浅的幕墙颜色消失于天空之中。

  建筑坐落在南京站旁,具有住宅、办公、酒店、商业等功能,塔楼如同高山,竖向的百叶有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建筑犹如一座立体公园,连廊通道穿插其中,是人们漫步于建筑与景观之间。

  建筑坐落于中国东北尽头的小镇——亚布力,未来将会是亚布力的地标建筑,建筑素雅而不失大气,伏于白雪之上,与大地融为一体,室内以木材为主,温暖亲切,室外设有景观湖与城市广场,使建筑与自然交融。

  建筑面朝马丁路德金公园,比邻伦佐、皮亚诺的法院大楼,建筑由下到上逐层退让,富有层次感的同时,又给人一种自然向上生长的动势,建筑延续了公园的自然环境,犹如多层叠加的庭院,建立起人与自然的对话。


[责任编辑: admin]